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学会学术 >

农业科学院花卉专家薛璟祺发现野生牡丹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19-11-28 14:51 | 点击数: ]
  在藏族老乡的指引下,我国农业科学院花卉专家薛璟祺和搭档在云南香格里拉海拔四五千米的石缝中仔细搜索。当发现珍稀野生牡丹时,他们兴奋得忘记了高原反应带来的剧烈头疼。
  
  正在开展濒危植物维护方案的专家们小心翼翼地把收集到的野生牡丹种子带回北京繁育。但由于气候差异,小苗萌发后第二年夏季简直全部死亡。
  
  他们只好重返高原再次收集种子。这次小苗被转移到相对凉爽的北京延庆,经过几年精心培养,这些原本成长在雪域高原的牡丹终于在北京开花了。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倒春寒又把绝大多数冻死了。
  
  “当时感到十分沮丧,几年的作业都白干了。但咱们很快总结教训,优化方案,从头再来。”薛璟祺说。
  
  牡丹从播种到开花一般需求3至5年。虽然他们之前的尽力付诸东流,但积累了名贵的经验,最终摸索出一套适合牡丹的高效育种系统,大大缩短了牡丹育种周期。
  
  成长在云南香格里拉山坡石缝中的野生牡丹。图片由我国农科院供图
  
  抢救花卉中的“大熊猫”
  
  我国是牡丹的故土,有着约2000年的培养历史。牡丹不仅在我国文化中享有崇高地位,被拥戴为“花中之王”,也受到国际各国人民的珍爱,多个国家均有牡丹培养。
  
  野生牡丹有着培养牡丹不具备的花色,科研人员期望使用野生牡丹以及远缘杂交技能培养出亮黄色、亮赤色等罕见新品种,因此野生牡丹资源维护异常重要。
  
  经过濒危植物维护方案,我国农科院的专家已繁育出野生牡丹种苗两万余份,而且将数百株移植回我国西南的原产地。
  
  同样取得抢救的濒危花卉还包括兜兰。这种兰科植物因貌似拖鞋,又被称为仙履兰或拖鞋兰。其中被誉为“兰花里的大熊猫”的杏黄兜兰于20世纪70年代被发现,十分濒危,仅在云南怒江边的一些山坡上能找到。
  
  “兰科植物受自然环境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十分大,许多品种面临灭绝危险。咱们已把握部分野生兰花的人工繁殖及培养方法,有效地维护了野生资源。再将野生资源进行杂交培养出更加美丽的兜兰新品种,这是对资源更好地维护与使用。”我国农科院花卉专家葛红说。
  
  基于野生品种培养出的牡丹、带叶兜兰等原产我国的花卉正在北京世园会上开放。
  
  花卉专家在云南调查野生牡丹成长状况。图片由我国农科院供图
  
  植物工厂
  
  我国是国际上少量把握植物工厂技能的国家之一,这种现代化农业技能也正在北京世园会上展现。
  
  一层层架子上,蔬菜规整地成长在营养液中,红蓝光一起照射,计算机自动控制植物成长的温度、湿度、光照、二氧化碳浓度以及营养液等环境条件。
  
  我国农科院设施农业环境工程研讨中心主任杨其长介绍,其团队在植物光环境调控机理及专用光源设备研制、立体多层水耕培养技能、智能环境管控、营养液与蔬菜质量调控以及节能高效出产等要害技能领域取得了多项立异与突破。
  
  研讨显示,经过植物工厂光配方调控成长的蔬菜中,维生素C的含量显着进步,而亚硝酸盐的含量显着下降。
  
  团队成员李琨介绍,研讨人员力图大幅度下降植物工厂的能耗,未来将进一步进步植物工厂的智能化水平。
  
  目前我国的植物工厂发展迅速,除了农业高科技展现基地以及极地、岛礁等特殊场所外,很多出产型植物工厂建成投产,一些微型植物工厂已走入家庭,并进入国际市场。专家估计,植物工厂还将在未来的空间站等太空探究中得到使用。
  
  我国农科院研制的植物工厂在北京世园会上展出。新华社记者喻菲摄
  
  纳米农药
  
  我国科学家正加快纳米农药研制与推行以缓解农药残留污染,进步食品安全。
  
  国际纯粹与使用化学联合会最近评选了将改变国际的十大化学新式技能,纳米农药位列首位。北京世园会也展现了我国的纳米农药技能。
  
  我国农科院农业纳米研讨中心主任崔海信说,农药多尴尬溶性化合物,一般必须添加载体、溶剂、助剂等才干兑水稀释后使用。由于载药粒子粗大和分散性差,传统农药剂型因药滴滚落、粉尘飘移、雨水冲刷等造成的药剂流失高达70%以上。
  
  他说,使用纳米技能将农药粒子从传统的5微米下降至100纳米,可以削减作物叶面农药掉落,进步农药使用率,并改进难溶药物的水溶性与分散性,削减农药制剂成分中不利于人体的有机溶剂使用量。
  
  据测算,与传统农药相比,在病虫害防治效果相同的前提下,使用纳米技能可下降农药投放量30%至50%,大幅度下降农药残留污染。
  
  据介绍,我国科学家在纳米农药的核心技能与新产品立异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有望在国际上首先完成大规模产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