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科协动态 >

植物工厂技术在北京世园会上正式开展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19-06-20 09:26 | 点击数: ]
  在藏族老乡的指引下,中国农业科学院花卉专家薛璟祺和同事在云南香格里拉海拔四五千米的石缝中认真搜索。当发现珍稀野生牡丹时,他们兴奋得遗忘了高原反响带来的猛烈头疼。
 
  正在展开濒危植物维护方案的专家们战战兢兢地把搜集到的野生牡丹种子带回北京繁育。但由于气候差别,小苗萌生后第二年夏季简直全部死亡。
 
  他们只好重返高原再次采集种子。这次小苗被转移到相对凉快的北京延庆,经过几年精心培育,这些本来生长在雪域高原的牡丹终于在北京开花了。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倒春寒又把绝大多数冻死了。
 
  “当时感到十分懊丧,几年的工作都白干了。但我们很快总结经验,优化计划,从头再来。”薛璟祺说。
 
  牡丹从播种到开花普通需求3至5年。虽然他们之前的努力付诸东流,但积聚了珍贵的经历,最终探索出一套适合牡丹的高效育种体系,大大缩短了牡丹育种周期。
 
  中国是牡丹的故土,有着约2000年的栽培历史。牡丹不只在中国文化中享有崇高位置,被拥护为“花中之王”,也遭到世界各国人民的珍爱,多个国度均有牡丹栽培。
 
  野生牡丹有着栽培牡丹不具备的花色,科研人员希望应用野生牡丹以及远缘杂交技术培育出亮黄色、亮红色等稀有新种类,因而野生牡丹资源维护异常重要。
 
  经过濒危植物维护方案,中国农科院的专家已繁育出野生牡丹种苗两万余份,并且将数百株移植回中国西南的原产地。
 
  同样取得抢救的濒危花卉还包括兜兰。这种兰科植物因貌似拖鞋,又被称为仙履兰或拖鞋兰。其中被誉为“兰花里的大熊猫”的杏黄兜兰于20世纪70年代被发现,十分濒危,仅在云南怒江边的一些山坡上能找到。
 
  “兰科植物受自然环境变化和人类活动影响十分大,许多种类面临灭绝风险。我们已控制局部野生兰花的人工繁衍及栽培办法,有效地维护了野生资源。再将野生资源停止杂交培育出愈加美丽的兜兰新种类,这是对资源更好地维护与应用。”中国农科院花卉专家葛红说。
 
  基于野生种类培育出的牡丹、带叶兜兰等原产中国的花卉正在北京世园会上绽放。
 
  中国是世界上少数控制植物工厂技术的国度之一,这种现代化农业技术也正在北京世园会上展现。


 
  一层层架子上,蔬菜划一地生长在营养液中,红蓝光共同映照,计算机自动控制植物生长的温度、湿度、光照、二氧化碳浓度以及营养液等环境条件。
 
  中国农科院设备农业环境工程研讨中心主任杨其长引见,其团队在植物光环境调控机理及专用光源安装研制、平面多层水耕栽培技术、智能环境管控、营养液与蔬菜质量调控以及节能高效消费等关键技术范畴获得了多项创新与打破。
 
  研讨显现,经过植物工厂光配方调控生长的蔬菜中,维生素C的含量显著提升,而亚硝酸盐的含量明显降低。
 
  团队成员李琨引见,研讨人员力图大幅度降低植物工厂的能耗,将来将进一步进步植物工厂的智能化程度。
 
  目前中国的植物工厂开展疾速,除了农业高科技展现基地以及极地、岛礁等特殊场所外,大量消费型植物工厂建成投产,一些微型植物工厂已走入家庭,并进入国际市场。专家估计,植物工厂还将在将来的空间站等太空探究中得到应用。
 
  中国科学家正加速纳米农药研发与推行以缓解农药残留污染,提升食品平安。
 
  国际地道与应用化学结合会最近评选了将改动世界的十大化学新兴技术,纳米农药位列首位。北京世园会也展现了中国的纳米农药技术。
 
  中国农科院农业纳米研讨中心主任崔海信说,农药多尴尬溶性化合物,通常必需添加载体、溶剂、助剂等才干兑水稀释后运用。由于载药粒子粗大和分散性差,传统农药剂型因药滴滚落、粉尘飘移、雨水冲刷等形成的药剂流失高达70%以上。
 
  他说,应用纳米技术将农药粒子从传统的5微米降低至100纳米,能够减少作物叶面农药零落,进步农药应用率,并改善难溶药物的水溶性与分散性,减少农药制剂成分中不利于人体的有机溶剂运用量。
 
  据测算,与传统农药相比,在病虫害防治效果相同的前提下,运用纳米技术可降低农药投放量30%至50%,大幅度降低农药残留污染。
 
  据引见,中国科学家在纳米农药的中心技术与新产品创新方面获得了严重打破,有望在国际上率先完成大范围产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