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工作者之家 >

索朗占堆当兵入伍是我一辈子的骄傲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 时间:2019-05-11 10:25 | 点击数: ]
  身份背景:
  
  索朗占堆,男,今年73岁,琼结县加麻乡退休老干部。民主改革以前,全家4口人,靠父亲布琼给琼结县坚耶寺僧人当裁缝、帮工维持生计。7岁时,父亲去世,与母亲及妹妹一家人寄居别人家一间窝棚里,吃不饱、穿不暖。民主改革后,索朗占堆分到了房子、土地、牲畜,还上了学,于1965年入伍,1968年入党。索朗占堆历任加麻区革委会主任、加麻区生产管理委员会主任、加麻乡乡长等职,1998年退休。
  
  3月的琼结,柳枝吐绿、暖风徐徐,一派春光和煦的景象。
  
  在加麻乡加麻村,记者见到了索朗占堆。73岁的老人,皱纹爬满脸颊,岁月染白头发,他经历了旧社会的苦和新社会的甜,是民主改革的见证者和受益者。在我们的交流中,他的人生故事仿佛东风吹动的水波,沿着老人沧桑的回忆,缓缓流淌开来。
  
  “我7岁放羊、9岁放牛,家里穷得叮当响,除了两个喝茶的泥碗,啥都没有,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阿爸是裁缝,给坚耶寺僧人做了无数件衣裳,可没有一件是我们自己的,全家只能捡寺院扔掉的破布当衣裳。那时候我就想,下辈子投胎,能当一头牛也比做人强。”难以想象,生于旧西藏的索朗占堆,小时候竟会有这样的绝望和无奈。
  
  “我父亲布琼30多岁就去世了。当时他在寺院干活,不慎从房顶摔下来,本来不是什么大伤,上点药、休息几天就可以治好,但冷血无情的僧官不仅无视父亲的伤情,还责怪父亲耽误干活,鞭打他,导致父亲伤病加重,含恨而死。”言语间,老人锁紧眉头,浑浊的双眸忽然放大,闪过愤怒和哀痛。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索朗占堆的母亲只能带着兄妹俩咬着牙,过更艰难的日子。
  
  索朗占堆说:“那时候过日子真是苦熬,但又有什么办法呢,旧社会的等级制度是一出生就固定下来的,无论怎么努力,都改变不了命运。”
  
  悲惨的命运在1959年“金珠玛米”到来后,彻底改变了。